学生的“家族寻根”成果展(六)

我家族的故事

兴宁中学105班  陈思汗

1

   太外公的故事

了解历史,这个“根”,得从老一辈人那开始寻起。一开始先寻到我三太外公,也就是我外婆的三叔,三太外公91岁了,但精神头很好,说话还喜欢中英文混用,“中西合璧”,听上去也特别有范,我分了几天,记录了三太外公的口述历史。

这就是我的三太外公

这一开始啊,三太外公就张嘴说英语。

“我要讲这个啊,那就讲这个 ‘Hello,can you take me to Chongqing’的故事吧。”.

“我在海军学校前后才读三年,后来因为眼睛不好被淘汰了。那个时候突然接到学校通知,通知我因为视力不佳让我休学,我当时就哭了。”

“有些人讲我是毕业生,我说没有毕业,我是半路出家的,我要是毕业了可能就不会留在大陆了。从学校离开后,汽车走到半道上坏了,距离重庆还有好多路,我们两个人这一路怎么办?为了搭上车嘛,还是得 ‘牺牲’ 一下的。当时我脸皮很厚,看到美国兵的汽车就上前说 ‘Hello,can you take me to Chongqing?’美国兵讲不可以,他不晓得我们是海军学校出来的,我们已经换上了百姓的衣服,他当然不能让我们上去,美国兵看我两个小青年,给我们一包一包装的午餐,救急一下我们的肚子,我们两个走到重庆坐船过江的钱都没了,也记不起来怎么过的江了,跟我一起被淘汰的一起去重庆的叫倪伯端,我问他过去的事,他也记不起来了。”

“到重庆后我在重庆南岸住,他在重庆海塘区住,他被淘汰的原因也是视力不佳,他是航十二届的,后来到民权军舰当译电员,49年底在重庆起义,后来考财会学校,毕业后在省交通学校当老师。1988年组织,福马海军联谊会我和他都是五人筹备小组成员,他在世时任海联会财务工作,并协助日常工作,现在五人还剩下我在世。”

“学校淘汰我的时候正好是1945年的7月份,8月份抗日战争就胜利了。当时淘汰心理压力很大,回家今后怎么办?那么多年跟学校的感情?怎么跟家人交待?亲朋好友的面子上怎么过得去等等的。”

“回家以后我把这些东西拿给父亲看了。他还去问我堂兄。堂兄说,这个学校确实是因为眼睛的问题会被淘汰。我当时的文化成绩基本上可以,不能讲的很好,也不能讲得很差。中下可能吧,反正及格是有了,所以我属于客观原因被淘汰,不是主观原因了,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离开学校之后,我两次报名去参加考试并体检,其它都好,就眼睛成问题。我们这一期学生很正直,贪污没有的。其他学校我们不敢讲,同学也都没有经商。日本投降的时候我在重庆,住在南岸龙门。我住的地方背后就是外国大使馆,我院里也有人是里面的工作人员,他们消息很灵,那时候没有party。不开这个。抗战胜利之后,我跟我姐进城,那时很时兴跳交际舞。我也去玩了一两次,学会了交际舞,这个是胜利之后才有的机会。美国兵什么都来了,很多盟军朋友大家一块儿联欢,经过八年抗战胜利之后,满城都是人山人海,大家整夜互相庆祝,院子里跟我差不多大的小青年,我们一块儿到码头上去庆祝。”

“国共谈判的时候我是不大清楚的,到了之后学校被中央接管了,就有政战了,学生有看左派的小说或书籍,甚至于《新华日报》,就报他们到集中营去关起来,我们还没发现问题,后来打内战了,政战工作厉害了,海军从上海退到青岛,再到厦门,又从厦门要到台湾,学校有大搜查,清洗很多人。“”

“那时候我已经不跟家里人一起生活了,1945年抗战胜利之后,国民政府从重庆迁回南京,海军学校迁回来用拖船,我们也跟着下去了。”

“我先到南京安定下来,才找到堂兄的关系,到上海他那里去,大概是1946年初国民党要抢时间接收南京,上海和周边城市,也要搬器材运下去恢复生产。我的堂兄已从美国回来,是我考学校的担保人,我父亲交代我去找他,他回来后是中校轮机长。副舰是叶可钰少校。后来江阴海战时他的船被打沉了,他就做了海军工厂的厂长,胜利之后去了美国,到美国的这一批人都是精英去留学,我被淘汰之后去找他,我接受了他给的职位,就去上海报道,我是造机科,弄了半天图到厂里就对不上号,还把房间搞得很乱,工资还可以够生活,厂里接收日本很多东西都分给职工,所以我们除了工资还有一些小外快,我一直干这个,干到1948年年底,原来我搞绘图,但眼睛不好,人又好动,所以后来就做机动跑腿。”

“1948年,上海通货膨胀还是很厉害的。那个时候金元券不值钱了,我们上班都没有心思,拿到工资马上就买袁大头,不然你上午可以买一斗米,下午就买不了了。黄金买卖都是内部的人在底下排队买。外面的人买不着。乱得不得了,这个金元券,上午下午价钱不同,有时个把钟头就相差很大,后来我被裁员裁掉了,离开造船厂,干部养不活那么多人,发了遣散费就把我裁掉了,正好我妈从东北回来,我就从上海送他回福州,回到福州之后,我侄子介绍了当仓库管理员,在福州西湖的通讯器材库。开始里头空空的,没啥东西,后来运东西来才有的东西管。按照美国式样配备,我也搞了一套穿穿,后来我又听上级指挥同一个押运员押器材去上海,我们两个就这样子去上海了。”

2

外婆的故事

外婆是上海人,小时住在静安寺。五个兄妹中她最大,下面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外婆小时候离开了上海,一直回忆上海,那是她生命中最重要的地方之一,也有她童年的回忆,外婆为自己是静安人而骄傲。她眼里真实又鲜活的静安是不褪色的。

外婆:“我印象里最开心的事就是去图书馆看书。有好多书呀,还有很多小方凳,绿漆的。会反光,很油亮的一排 ‘刷’的放得特别整齐。我们和小朋友一起,一个一个坐下来看书,有好多书呀。”

我:“具体怎么样的?”

外婆:“有什么具体已经很具体了,反正书很多,很好看。”

我:“........”

外婆:“哦,对了,还有一个搞笑的,小时候坐20路辫子车,车子路中间出故障了。后来的车堵住了,司机就跳下车,两只手抓住辫子。往边边上拉一下就脱开来了,辫子就翘起来了,‘翘辫子’就这么来的,这样,下面一辆车就有位置了。斜着开过去,等修好了司机在跳上来。”

我:“哦!是这样的,有意思”。

外婆:“有意思吧,我就说”。

外婆说起话来,两只手挥舞着很激动的样子,像是在跑步,就是在原地像孩子一样。

我:“嘻,还有别的故事吗?有意思的事。”

外婆:“我还在少年宫表演过呢,在解放前吧。少年宫那边还是外国人的地方,草地是真的大,一片绿的,房子一排一排的,1958年?应该是那时候,这块地送给宋庆龄啦,她呢,又把地拿出来建小朋友的少年宫。”

我:“原来是这样,那表演呢?”

外婆:“什么表演?哦对,表演,表演应该在10月1号有外宾来,我们练了好长时间。”

我:“您演的什么?”

外婆:“我,我嘛。”

妈妈:“群演路人甲。”

外婆:“啊哈,对,群演路人甲,演检阅部队,穿白衬衫,蓝裙子,红裙子也有,这样走过去。”

我:“在台上紧张吗。”

外婆:“在台下。”

我:“........”

外婆:“不紧张,那么多人,谁看得到我。感觉很荣幸,很开心,不是所有人都能参加的噢!要一米四五以上,还要学校里优秀的演的,一个学校两三个人不容易的。”

我:“对的对的。”

外婆:“表演的时候可开心了。”

我:“外婆听说有一家红宝石在上海,全上海都爱她的鲜奶小方,您吃过吗?好吃吗?

外婆:“当然吃过了,味道还可以,不过还是凯司令好吃。”

我:“凯司令?”

外婆:“蛋糕店,我最喜欢吃奶油蛋糕,上面加草莓的很好吃,主要五月份有我们都去买,三角形的一块挺大的,只要一毛三分。”

我:“一毛三分?哇,好像穿越。”

外婆:“那个时候工资少呀,一个工资多少啦?50块很多了。但那个蛋糕倒是真好吃。不过票子蛋糕比较清淡,我可能更喜欢。不过草莓也很好。” (外婆就像一个贪心的孩子)

外婆:“对了给你讲一个故事梅龙镇知道吗,很有名的饭店,那时候我们隔壁有一家人家,他们呢,喜欢打麻将的吗,搁么(语气词),有很多的麻将友,麻友,你们也叫麻友的噢,呐,四个人嘛,一个人咋打呢对吧。打啊打啊到吃晚饭了。吃晚饭了呢。那打麻将嘛,没空烧饭了,那个妈妈赢了很多钱,很开心就叫儿子去梅龙镇买几样菜吃,那个儿子呢,拿了钱就么去梅龙镇了,好像是一盆水晶虾仁,一个是是好菜的噢,一个是黄鳝,一个是牛肉,最后一个炒三丁。

我:“外婆,您还有什么故事吗?”

外婆:“国家三年战事困难的时候,布料棉花都要凭票,到冬天,小孩子的手冻得像胡萝卜一样,我爸爸就拿出他一件旧棉袄。捡了两个纸板,是手的形状,放在上面照样剪出来两副手套,剩下来碎布七拼八凑又做了一副给我们戴。

外婆和他的兄弟姐妹年轻时合影,上面一张从左到右依次为小外婆(上海外婆)小舅公(内蒙古小舅公)外婆,大舅公,大外婆(香港外婆)

3

太外婆的故事

外婆:“那时我很小的时候冬天很冷很冷,我们捏,都跑出去玩儿噢,后来嘛,回来报告,那时候呢,窗户上一般有一块板,晚上嘛,店里嘛,就挡在窗户后面。个小偷不就不能砸开了吗,到了白天就把板一般有四五块噢,放在呐,斜靠着后墙。那板和墙之间不是有空间了吗?哎,对。个么捏,苏北人澳,发大水了,呐,个他们逃过来了。我啦,看见了一个女的,她呢,射在内个空间里哪,个生孩子的嘛。小孩呢噢,生出来了,但是没有衣服穿哎,有穷,旅馆住不起,那怎么办嫩?就拿,呐,把小孩子裹在自己破棉袄里,呐,就等于放在兜里呐。外面呢两个人再披一跳破棉絮,个不是冻死了啊。我回家‘报告’,小孩子不是要回家‘报告’的嘛。我说‘妈哎,外面有个女人,苏北人,小孩没衣服穿,躲在挡门板后面’我妈没说话,她开始整理衣服,她呢,先拿出意见呢嘛,等于你们现在的棉毛衫,然后一件小棉袄还有一件打的棉袄,装在一起,一个小包让我拿过去,那邻居不是看到了,就说‘哎,阿七姆妈,给新的啊?’呐,就那个嘛,那个‘炒洋丁’那个的妈妈,‘阿七’就是小舅公嘛,他第七个,就这么叫嘛。她说‘你们自己不用啊,给旧的就好了嘛。’呐,那个时候你上海小外婆不是要出生了嘛,衣服呢本来给她穿的嘛,个我妈说:‘我们啦在家里,冷了用被子也可以,她们,那么冷的天,给她们新的吧。’我就把衣服给那个女的了嘛。哦呦,那是多冷啦,用棉絮,破棉絮裹着啦,真的是,哎,我妈是很好心的哦。”

我的太外公

太外公和太外婆的结婚照

这个我太外婆的故事,是由我外婆的角度转述给我听得,但我们可以感受到我太外婆真实风貌,从孩子角度来写更为真实、动人。其中掺杂很多语气词,外婆讲述时是用宁波话,按录音来记,一并写过去了。

4

妈妈的故事

妈妈以前是教语文的。所以说话就文绉绉的。很有书面味儿。

妈妈:“1994年7月,我们的工厂正式宣告成立。真的就是一间民房,斑驳掉皮的墙壁。房内被腾空了。往这个狭小逼戾的房间里填进了四台6.3吨的冲床。开始生产一种轴承配件也就是防尘盖,当时生产防尘盖有四道冲压工序 :下料、卷边、打字、成型,四台冲床分工刚好可以生产一个产品,我们拿出身上仅有的11000元积蓄。加上我父母等人凑了一些,一个家庭作坊式的小工厂诞生了。”

妈妈的创业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妈妈:“那个时候每天的产量低的要命。25000只已经到极限了。要从早上06:30到晚上10:00才能换来这个成绩,当时我和你爸都在学校教书,只能是晚上学校放学下班了才回去,一人一台冲床接连不停生产,工人们只有五个,五点钟就下班了,每天是带月荷锄归。算一算当天的产量如果达到25000只就兴高采烈,好像那个什么一样。”

我:“好像被奥巴马封为秘书什么的?”

妈妈:“好像中了大奖。”

我:“......”

妈妈:“就像完成了一个大工程,那时只有一个客户,我们送货用的是三轮车,叫了一个三轮车夫,隔天来运产品去客户那儿。”

妈妈:“1996年,我们有了自己的厂房,我们在镇上买了一块2.8亩的地。盖了一排平房,这下子好了。各工序都有了自己的位置。两间作冲压车间,一间用来检验。一间用作材料仓库,总之位置大了很多,那么其余的空地种了油菜。”

我:“油菜?”

妈妈:“还有竹子啊,莴笋啊。我们的产量也高了很多,每天可达10万片了,而且这年初冬家里又添了人丁,你姐姐降生了。”

外婆和我姐姐

妈妈:“做工厂有很多烦心的事,但我们干劲很足。有时为了赶产品,整个通宵都干过,你爸他又好动脑筋,从未学过机械,但真是一点就通。那时我们都能自己开发模具了。家里又买了一台二手车床,虽然比较旧,但已经达到使用功能,真的是工厂蒸蒸日上,一切似乎都很美满。”

我:“似乎?”

妈妈:“就是很美满。”

我:“......”

妈妈:“很快就到2000年了,千禧年到了,我们又盖了新厂房,那是不一样的,是砖瓦结构的三层楼面积有2000平方,而且第一次有了像模像样的办公室了。”

我:“哎,那以前没有吗?”

妈妈:“当然没有了,正经的办公室那是从来没有的。”

妈妈:“2004年是我们历史上需要铭记的日子,在成立十周年后的一天,防尘盖生产有单机单工序操作实现了单机自动化操作,也就是说四个人做一个产品变成了0.5个人做一个产品。为什么是0.5呢,因为一个人可以管两台机器,这在当时是整个行业的里程碑式的重大事件,当时有人蹲守在我们工厂门口想从我们厂里也倒腾些图纸,照片之类的。”

我:“哇,牛呀。真的假的?”

妈妈:“当然是真的。”

妈妈:“慢慢的仅做出产品已经不能满足客人要求了,所有的产品都要求清洗,于是我们又添了一台超声波清洗机,煤油是清洗的介质,洗后的产品还需要甩干,靠离心力甩干产品时震动大,我们用膨胀螺丝把设备固定好,没过多久螺丝松掉,机器就会移。

我:“移位?”

妈妈:“像扭屁股一样,慢慢离开原位。”

妈妈:“随着我们产能的释放,我们的客户多起来了,镇海,慈溪,无锡,上海都有了我们的客户,你爸说买材料那时已经用集装箱了,他总回忆刚创业时为了买几百公斤的材料坐车去上海请人吃宁波咸呛蟹,因为我们要的量小。别人不愿卖,但红膏咸蟹的鲜香总能让他们嘴软,时间一晃,许多事都变了,我们的创业史就是改革开放史,回忆起过去。我们总是要跟你说啊。我们是最幸福的一代人,小时候物质条件不好,但没饿过,没冻过,现在还有机会创业,幸福啊。”

妈妈:“2008年也是祖国奥运年,这年我们把工厂搬到了九龙湖,在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占地20亩,12000平方的标准厂房拔地而起。这时你已经两岁了,厂房建在九龙湖是为了宁波更近,让你和你姐在宁波读书方便一些。”

妈妈:“经过这么一些摸索,机器的稳定性更好了,做一个产品只需0.1个人了,也就是一个人做十个产品,工厂开始导入现代化的管理模式,什么ISO 9000,TS16949等过去从来没听说过的东西越来越走近我们的生产了。”

现在的厂房

妈妈:“车间的规模更大了,冲床已经像士兵一样开始排队了,日产数量也达到了80万片,想一想这会是多么吓人的一个数字,如果是数的话,不知道数到什么时候。”

妈妈:“我们有了像模像样的检测室了,客人图纸上标的所有尺寸我们都能检测,角度,有轮廓仪,圆度,有投影仪,橡胶的性能有拉力机,硫化仪等,总之,这些仪器的投入使用,让产品更有了量化的保证。”

妈妈:“2010年值得怀念,FAG全球第二大轴承公司上门谈合作事项。他们说在越南的工厂需要防尘盖,来看我们的工厂是不是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他们提了很多建议,我们一一记录,找差距,想办法,该添置的添置,该学习的学习,他们第三次来的时候,大家终于坐下来开始商量订单了。”

妈妈:“2012年,清洗开始自动化。喷淋、粗洗、精洗、脱干、烘干,每天100多万产品源源不断从机器中诞生,介质变成了水,这是顺顺应国家号召,环保再环保。”

妈妈:“洗过的不再一定是OK的了,妈妈说。这检查比洗脸严格,要看金属颗粒,非金属颗粒,纤维的大小,每一批产品也要检测才能放心出门,含污数量一定达标的,虽然按克计算,但颗粒度的大小都不好说了,所以水经常要换,滤芯也要经常换。”

比对一下吧

妈妈:“2015年,我们的大车间成立了,冲床吨位从6.3吨一路攀升到80吨。产品外径从2CM到了200CM,虽然大产品产量不多,但真是锻炼人,好在大家齐心协力,困难都克服了。”

妈妈:“现在我们的产品已经很多了,不同材质的,不同大小的,不同用途的,不同工艺的产品运输到很多国家。”

工厂不同规格的产品

妈妈:“2018年开始,工厂引入近50台外观自动分选机,剔除不良品,减少检验人数。同时使生产有更好的保证。”

妈妈:“现在数据的采集变得成熟了,所有数据都在掌控范围内,要生产多少,生产多少,合格品多少,设备稳定性多少,一目了然。”

“我们生在了一个好时代,要努力,不要辜负了。”妈妈结束道。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